★ 六月份上師薈供時間是6月22日(星期六),時間上午10:00 開始,歡迎大眾一起來共修。6月2日起至6/16期間格西拉有其他行程安排,所有課程暫停,造成不便之處,敬請見諒。javascript:void(0)

2024年7月23日 星期二

《達賴喇嘛尊者 入行論教授》連載(88)

 《達賴喇嘛尊者 入行論教授》連載(88

 

第六品 忍辱

 

 根本頌(65

若詆毀破壞

佛像塔正法

吾亦不應瞋

因佛離諸害

 

比如紅衛兵不僅對我們帶來各種苦,且在雪域西藏,嘲笑、破壞如來身語意的所依以及僧眾及僧團,造作了極可怖的非福業若說我們因此而對彼生瞋,則這種說法並不正確。不論紅衛兵如何毀壞如來身語意的所依,都沒有對如來的身語意造成任何傷害,因為佛不會受到傷害,所以你不需要瞋。

 

根本頌(66

若有害上師

親屬或好友

彼由諸緣生

知已應止瞋

 

同樣,對於傷害上師及親友等的傷害者,也應透由思惟前述相關理由來遮止瞋。

 

根本頌(67

情與無情二

若皆害眾生

何獨瞋有情

是故應忍害

 

對於有情,會有由有情帶來的傷害,也會有由無情者大種自然產生的傷害,會有這二者。對於由自然產生的傷害,除非是無聊的人,否則不會生瞋;我們只會對有情帶來的傷害生瞋。但是依所受傷害的體性而言,有情及無情的傷害同樣是傷害,所以沒有理由一味地怨恨有情。「記恨[1]」是瞋及怨恨的意思。

 

不應瞋的理由還有:

 

根本頌(68

不解而犯過

不解而起瞋

此中孰無過

孰為有過者

 

有些能害者因為愚痴而造下傷害他者的罪業,有些人又因愚痴而回瞋施害者,若正直來看,兩方都很無聊;就如自家兩個小孩毫無意義地對罵、爭吵,這在有智慧的長者看來,兩方都很無聊像這樣一方對他方露出瞋恚的表情時,另一方就按耐不住,回之以惡語,這是很無聊的。如同此例,我們若詳細觀察,敵者因愚痴而施害,若自己也因愚痴而報復,就很無聊,所以不能這樣做。若以正直超然的心觀察,似乎難以斷定哪個才是那個真正犯錯的。

 

根本頌(69

往昔何故造

今受他害業

若一切依業

我何故瞋彼

 

此復,是何因緣讓他有情成為傷害者來傷害我?是由業力發動。這樣的業是自己所造,所以,若不想被傷害,自己又為何要造能發動它的業呢?若一切都必須由業生,則因為都是由自己所造的業而生,所以就不應瞋彼。

 

根本頌(70

知已願有情

以慈互善待

為此當專注

勤修諸福善

 

應知是由自己個人所造業使苦樂增減,所以要以慈悲心愛護自他一切有情,視為益友,互相幫助,由此精進於造福的方便。對引發瞋心者以及造作令人不悅之緣者應修忍辱。平常大家要和樂共處,即使將要生瞋,雙方也要相互修忍辱。總之,應精勤積福。

 

根本頌(7172

譬如屋著火

將遍及他屋

理應當移棄

助火蔓延草

 

如是心貪愛

助瞋火蔓延

若恐燒福德

當下便應捨

 

譬如:若屋裡一角著火,即將燒毀房子,就應馬上撲滅;同樣,若燃起能燒毀福德的瞋火,在生起的當下就應立即捨棄、壓制。此外,對於傷害者對我說的不好聽的話以及以此為緣生起的零星的苦,也不要不高興。

 

一定有許多於前世所造而現在尚未感異熟的業──若想著要透由在現世人身上成熟的小苦替代難以忍受的異熟──若能如是發願,就會能夠成熟及轉換到此所依身上。

(本書尚未出版,請勿任意流通。)



[1] 本偈第三句,中譯本譯為「瞋」。

2024年7月14日 星期日

《達賴喇嘛尊者 入行論教授》連載(87)

 《達賴喇嘛尊者 入行論教授》連載(87

 

第六品 忍辱

 

 根本頌(57

我寧近日死

不依邪命活

如我縱久住

然不出死苦

 

如前所說,「我寧近日死」,這樣說並無過失。不可以憑藉由傷害他者而得到的邪命生活,因為如我即便長久住世,死苦也不會改變,一定會來。

 

根本頌(5859

夢享百年樂

夢已即清醒

另受須臾樂

夢已亦醒覺

 

二人夢醒時

樂皆不復還

壽雖有長短

臨終唯如此

 

面臨死苦時,不論生時有多少喜樂,不論於夢中享受了百年喜樂或只享短暫喜樂,夢醒後,百年所享的喜樂一點也不長,且彼二的喜樂同樣不會再回來所以,死亡時,不論過去這段時間是長或是短,期間所有的苦樂都一樣只能成為念境,不會帶來任何實質利益。

 

臨終時,此生所造諸罪業,其能生異熟的能力越發增長,蓄勢待發,即將生果。

 

根本頌(6061

縱得多利養

長時享安樂

死如遭盜劫

赤裸空手行

 

為利能活命

可除罪增幅

然為利養瞋

福盡豈無罪

 

即便獲取、積攢了諸多金銀財寶,死時仍如被盜賊洗劫,只能赤裸空手而行,無權帶走任何利養。若想:有利養會有一個好處──能積福,例如能供養承事僧眾、能夠施醫藥、能夠資助學校等,所以可以集資淨罪。則答:這也不一定,若因為貪著利養而生瞋,難道不會耗盡你的福報?不會增長你的罪業?一定會增長。故說不能憑藉利養來達成你的目的。

 

根本頌(62

我為彼事活

若因彼退墮

唯行罪惡事

苟活義何在

 

我們對菩薩道生起信心,希望生起賢善菩提心,希望能夠一劫一劫地逐漸接近佛地成辦利他事──因為活著的目的就是修如是心,所以若不具此目的,活與不活就沒有差別,所以要小心。

 

根本頌(63a

謂令信者退

故瞋惡言者

 

若他人對我惡言惡語,從而傳出一些不好聽的非議,這會影響喜歡我、信服我的人的心,使喜歡我信服我的心衰敗,所以我不能忍受別人於我惡言惡語。若如是說,則如下:

 

根本頌(63b

於他出惡言

汝何故不瞋

 

若如此,則你自己生瞋發脾氣時,對某人惡言惡語、斥罵他,彼時你自己也應對這件事──對他人惡言惡語──生氣,因為會影響對那人有信心及恭敬心的有情的心。另外,如果他人說不好聽的話時,你應瞋,則你自己說不好聽的話時,也應瞋自己,理相等故。

 

根本頌(64

不信有賴他

故忍無信者

彼亦賴煩惱

何不忍惡言

 

若有人於他人惡言惡語,然因信心依賴於他者,所以對於失去如是信心,我沒有任何不忍;既然如此,則於我口出惡言也是依於煩惱,也是依賴他緣,所以對此為何不安忍呢?

 

 (本書尚未出版,請勿任意流通。)

2024年7月7日 星期日

《達賴喇嘛尊者 入行論教授》連載(86)

 《達賴喇嘛尊者 入行論教授》連載(86

 

第六品 忍辱

 

 結合斷諍。若諍問:那麼,因為是依由自己而讓他方造罪,難道自己沒有過失?

 

根本頌(51

若我有意德

則不墮地獄

若我防護己

彼有何可得

 

雖然我成了他方造罪的緣,但是我若做到了忍辱,有依止忍辱的心,有此功德,就不會去往惡趣。另一方面,他方雖然成了我修忍辱的所依,但是我自己才是不讓瞋生起、防備瞋的那個修忍辱者,所以他方並不會得到任何功德。此即為斷諍。敵者或傷害者由此會得到任何餘福嗎?不會。

 

根本頌(52

若以怨報怨

則害者不護

吾行將退失

難行亦毀損

 

傷害者傷害我時,若我修忍辱,就會如前所說般生起功德;傷害者傷害我時,若我以怨報怨,則因為增長了罪業,「則害者不護」,會衰損四沙門行的修行──罵不回罵、瞋不回瞋、打不回打、揭短亦不回以揭短──會衰損這些菩薩學處的行持。

 

以前有人對一位當派的格西說:「格西拉,有人如是毀謗您……」,於是這位格西就說:「喔,人話若不對人講,要對誰講?你不要離間。」有這樣的逸事。總之,當派的公案就是像這樣,不會一一回嘴。

 

以上針對自身直接被刀砍或棒打等這些傷害,講了如何對此修耐怨害忍之理。接著要針對傷害者輕蔑我等這類事情,講修忍辱之理。

 

根本頌(53

心無形體故

誰亦不能毀

因貪著此身

身受眾苦傷

 

例如從以前就有漢人說我是穿著法衣的狼,是殺人兇手,但這對我沒有任何傷害。我是個活生生的人,且若考慮到那些平庸的比丘,我自認還算是可以的。我的心沒有身體,所以射出語言的劍傷不了我的心;若用刀砍在我身上,則不小心就會有危險──即便只是蚊子咬,也只能一邊修悲心,一邊在咬得厲害時,揉一揉,趕蚊子走,否則就會受不了──若直接傷害身體,就會這樣,而心沒有身體,所以不會受到損害。所以,不需對他方的惡言惡語心生不喜。

 

根本頌(54

口出不雅詞

輕蔑粗惡語

於身既無害

心汝何故瞋

 

他者輕蔑我,並對我說粗惡語、講不好聽的話,若這些對我的身體沒有任何危害,心你為何要對這些惡言惡語生瞋?沒有理由生瞋。

 

根本頌(55

謂他不喜我

然於今後世

若不能食我

我何故不悅

 

敵者對我惡言惡語,並不會如直接傷害身體般造成傷害,除了在我心上顯現的內容之外,全無任何傷害,但是因為想到貶抑與指責會導致他人不喜我,我就完全無法忍受那些不好聽的話──但事情並非如所想這般,他不喜歡我,這對此生與來世都沒有直接的傷害。他人不喜的心並沒有那麼難以忍受。

 

根本頌(56

因障礙利養

故我不喜此

吾利定將捨

諸罪則久留

 

他人不喜我,就會減損我的受用資具、會障礙利養,所以我不要別人對我惡言惡語、貶抑我。他人這樣做時,我因為擔憂自己的恭敬利養會受到傷害而生瞋,然則這些我為其生瞋的利養其實對來世沒有任何幫助,且為利養生瞋一定會為長遠的生生世世帶來傷害,為利生瞋反而會帶來巨大的損失。不獲得利養並不會有大損失,而且不論得到多少利養都必須留在今世,為利養所生瞋心的罪則會堅住於長遠的生生世世。

 

(本書尚未出版,請勿任意流通。)

2024年7月1日 星期一

《達賴喇嘛尊者 入行論教授》連載(85)

達賴喇嘛尊者 入行論教授》連載(85

 

第六品 忍辱

 

 

根本頌(46

愚夫不欲苦

偏愛諸苦因

因己過受害

豈能憎恨他

 

愚夫雖不想要苦,但因為偏愛苦因,也就是說,因為貪著,從而於某時由自己的罪業產生傷害,所以不能怪罪他者,完全沒有憎恨他者的理由。

 

根本頌(47

譬如地獄卒

及劍葉林等

既由己業生

則於誰應瞋

 

因為自心不調伏而造惡業,由此而生地獄卒及劍葉林等,因為是由彼生苦,所以若要瞋,唯應瞋自己。

 

根本頌(48

為我業所使

方有害我者

若赴有情獄

豈非我害他

 

雖然能害的有情根本上是基於煩惱來施害,但其緣則是由我自己的業力來發動能害;若施害者因為傷害我的惡行,從而又造新罪,則從這方面來講,是自己讓施害者墮地獄,是我害了他。所以難道不是我毀了他嗎?確實是我毀了他。

 

根本頌(49

以彼為所緣

修忍淨我罪

然彼則因我

赴獄久受苦

 

因為彼等有情傷害我,所以我能夠依彼等能害之有情修忍辱,從而能夠累積自己的福;施害者因為傷害我,所以是緣我造作罪業;所以若細思,我依施害者積福,同時也成了加害我者造罪的境,所以豈不反而像是我傷害了他們嗎?例如:就像在西藏,中共曾對藏人及如來身語意的所依造作罪業,而漢人傷害我們,這是我們的業所導致;即便他們傷害我們,若我們緣彼等能夠不瞋而修忍辱,我們就能夠積福,而那些施害者摧毀身語意的所依,欺侮並粗暴對待許多藏人,因此造下了許多惡業,所以將會領受惡業之果,因此,最終難道不是我們讓他們墮惡趣嗎?

 

根本頌(50

我實傷彼者

彼反饒益我

惡心汝何故

顛倒反起瞋

 

事實上,我給施害者帶來了禍殃,且由彼緣帶給自己積福的機會。因為是以自己為所緣境而使他方墮惡趣,在此前提下,若還瞋他方,就不合理。彼等能害因為變成了我修忍辱的所依,所以間接也成為了利益我的善知識。例如:漢人類似是藏人修忍辱的教導者,且淨化我們先前所造惡業之罪。總之,除了緣敵者修忍辱之外,無法緣親友修忍辱,也無法緣上師或本尊來修忍辱,同樣也無法緣空行和護法來修忍辱。要緣誰來修忍辱呢?要緣自己的敵者來修。

 

問:若在圓滿的金剛持佛位到有情地獄之間尋找,忍辱的修行要依誰而有?答:唯依敵者而有。忍辱的實踐不僅必要,且是六度之一。《入行論》諸品中,〈忍辱品〉最廣,是以無量理門而說,因為這很重要,所以是菩薩道的一個修行核心。要有忍辱的修行,就只能依靠能害之敵的慈悲,因此,敵者是大乘佛法修行者真正的善知識。敵者使我自己忍辱的修行未生者生、已生者越來越增長,所以沒有任何理由去瞋他。

 

(本書尚未出版,請勿任意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