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8/8 正理海課程, 已進入第十一品 -釋觀前際後際品 ,歡迎大家一起來聽聞。javascript:void(0)

2022年8月2日 星期二

《佛學中心住持講聞即是使佛法長住——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中心啟用談話》

見悲青增格西開示

 202281

大家好,今天是「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中心啟用的日子,同學們希望我對新成立的中心說幾句話。首先很感謝基金會格桑董事長等同仁、南卓仁波切,還有諾諾格西、密寶法師蒞臨為我們祝福。很幸運的,我們比想像中更快地建構起中心,從找地點、租房子、到裝潢、佈置莊嚴壇場、購置影音設備,都在很短的時間內圓滿,師兄師姐們說簡直像幻變出來一樣。也因此,同學們能於七月八日至十日,在中心接受尊者給予的、非常稀有且殊勝的勝樂金剛大灌頂。其實灌頂的時候,整個場地就會得到圓滿的加持、成為淨土,所以是已經加持為勝樂壇城淨土,這個是真正的、勝義的開光。應該是已經有了一個很棒的開光了,但是基於有中心啟用儀式、開光這樣的習俗,所以我們就選在六月四日——佛陀初轉法輪日,這樣一個殊勝的日子來進行今日的中心啟用、開光法會。

一、「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成立的緣起。

我在達賴喇嘛基金會任職十七年,在場很多人都是基金會佛學班的同學。這麼多年來,我們在達賴喇嘛基金會這麼殊勝的場地,共同努力於講聞佛法,不只是《廣論》,從五部大論的基礎課程,到量論、中觀,到密續的內容,涉獵的課程是越來愈多、也越來越深。期間內都很順利,沒有太多外在及內在的違緣,這一切都是達賴喇嘛尊者的恩澤所致。然而,基金會畢竟是隸屬噶廈的一個單位,去年我接到了調派的人事令,我被指派要到南非任職。

對此,有人勸我:辜且不論會不會講英文、有沒有人來聽法,順勢接受便是,未來會如何再看看。雖然這是出於善意的建議,但是對於在台灣二十二年、投入基金會講法十七餘年的我來說,這是一個難以想像的選擇。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十七歲進入寺院學習經教,幾乎可以說是全年無休地學習五部大論,每天從早到晚,背書、去老師座前聽課、辯經、思索經義,這樣歷經了二十年,才算對佛法教義有了穩固的認識與思辯能力。一般而言,通過格西考試算是完成了寺院安排的課程,之後學僧才會選擇閉關自修,或弘法化眾。過去要在西藏弘法,除了具備在寺院中所學到的經論外,不太需要再學太多其他內容,但是到了我們這一代,弘法的對象普及全球,這樣一來就必須具備第二語言。也就是,除了留在寺院,只要走出藏語區,想弘法,就離不開語言這個工具,而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要下決心學習,過程也是費時費心力,更何況弘法的語言與日常對話又大不相同。以我來說,來到台灣,一頭栽進中文世界已經過了二十二寒暑,幾乎投入了半生的光陰。大家都說我的中文很好,可以輕鬆地聽我講課,但是我知道,其實離真的很好還差得遠。不管怎麼說,經過二十年的經論教育的養成,加上二十年浸潤在中文環境裡,我個人算是掌握了在華語地區弘法不可或缺的工具——「教法」和「語言」。如果要捨棄已培養的中文,改換新的語言,無異是讓折翼之鳥重生出羽翼來。

在基金會講法的期間,自始至終都強調聞思的重要雖然在台灣聽到的多半是說修行很重要,但我們是一直拉向聞思很重要、講說很重要,而且此時此刻,對我們來說聞思就是最好的修行。如果退一步,是從此去閉關,或許還說得過去,可惜也不是反而是把過去提倡的事做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放下講聞的理念,背離以講經說法來自利、利他的目的。對此,我不免想起當年世親菩薩看見穿著僧服的人在犁地,感傷佛法的衰退而生捨壽的念想雖然我不是世親菩薩,沒有他的證量,但我也並不想成為被佛菩薩訶責的僧人啊

因為有以上的想法,每當想到要離開台灣、去南非就會想到同學們的反應,想著我該怎麼回應。即便考量到人事制度,但我個人也不能因此背棄向來的主張與堅持呀!否則,這些年的教學,與留下的錄音、錄影文字,還有說服力嗎?還有人要聽嗎?想到這些就覺得開不了口說不話,除了還是個出家人外,其他的就跟出家人所應做的自利、利他的任何方面脫節。

有些人覺得去南非也很好啊!某一個大師去了南非、某一個團體去了南非,有廣大利益之類的。這也是一個面向。然而,這要分兩種情況去談,一是從佛法的角度去談,致力翻譯經教、講經說法等,另一個區塊是去幫助改善他們的生活和建設等。這二個是截然不同的領域。覺得去南非也好的人,應該是沒有分清楚其中的差別,單純覺得我也可以去做,而所謂可以去做的,大概是指的是後者。

        在台灣,同學們跟隨我聽法多年,也慢慢地看出講聞的價值。如果我改弦易轍,到對我來說形同啞巴之地,在不懂英文的情況下,講聞雙方都有著違緣。而在台灣,已經有一些人跟著我穩固的學習,忽然丟下他們,是件很奇怪的事,我找不到任何具有說服力的理由,說離開台灣是為了要去行使一件更有意義的事。

這一輩子選擇了用中文弘法的路,為此投入了將近四十年的努力,因此在未來,無論有多少成績,應該就這樣一路走下去。否則一下子往東、一下子往西,將做不好任何事。思考後,我選擇辭職。因應這個變動,有了新的規劃,在新的場地展開,所以就有了「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

二、新中心的宗旨。

以前台灣達賴喇嘛基金會成立時, 達賴喇嘛尊者到基金會巡視,其中最重要的指示是:「基金會駐台格西要一直講法,即便沒有太多聽眾,即使只有一個人,也要為這一個人講法;如果真的沒有人來聽法,格西就在佛堂等就可以了,不要修法,也不要灌頂。」此後二十多年,台灣達賴喇嘛基金會前後三任格西,都遵從尊者的指示,以講法為主,不進行修法、灌頂,當然更不做其他事。

我們思考一下尊者這個指示。遠的來說,常常會說;導師世尊來到世間,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弘法,也會說;佛事業中,語事業第一。同樣,還會說;法在佛之上,法才是正皈依處,只有法才能救度眾生等等。雖然有大成就者顯現神通等等利生方法,但是正規的道場推崇的是龍樹菩薩、無著菩薩等班智達的弘法方式,原因無他,因為他們圓滿傳承、解釋、弘揚了佛陀的教法。自己若能學習經教到一定程度,也會知道學法的重要性。這麼說來,抓住學習佛法、學習經教這個核心,就會變得非常重要。因此,達賴喇嘛尊者才會一針見血地指示基金會的格西只要講法就好——這也是唯一交付基金會的工作。這倒不是說其他的工作都不需要做,而是一句話點出核心工作。既然我們認為這是佛陀示現的目的、尊者的意趣,那麼個人及新中心就要多思考學習佛法的重要性。這是新中心的宗旨。

中心也好,個人也好,做為佛弟子,學習經教是核心的修行內容。聞思修,修取決於思,思取決於聞。通常會認為修行才是重要的,不太重視聞思。然而,如果對佛教的內容夠深入,對修行的內容夠熟悉,就會認為聽聞、思惟是重要的。要開出思惟、修行的花果,先要有聽聞的種子。聽聞做到位,開花結果是必然的事。反之,聽聞不到位,自然也就開不出思惟、修行的花果。一般人不清楚這點,接觸一點點佛法,就嚷著「怎麼沒有結果」,無疑是緣木求魚。

(格魯派)三大寺來說——甚至也可以揣度那爛陀寺的風格,從攝類學到五部大論,都是採取教學相長的模式。三大寺是比較反對持咒、閉關的,用「反對」一詞也不為過。舉例來說,如果來到寺院學習經教的年資還沒有超過十五年,是不能佇立在大殿堂而皇之的看佛像及發願、迴向的,會說;什麼都不懂,站在那邊要幹嘛?也不能外現撥念珠,會說像鸚鵡持咒,有意義不大,應該去唸書背書才對的意味。這不是說禮佛、持咒不對,而是,現下是聞思的階段,其他的事都要讓開,要把身語意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學習佛法上。這不難理解,就像學校也不會說工作不重要,但是反對就學期間兼差工作。在中心也一樣,正常的情況應該是,一直有人教、一直有人學,但是不提倡在中心修,要把所學帶回家,帶到工作上去修。

總之,會說:沒有聞思的修,如同沒有手的人去攀岩,或如窩在洞中的山鼠,閉關一個冬天,也不會有任何修行成果。這是因為沒有思,哪來的修?同樣,沒有聞,也不會有思。所以,如果是「非常提倡修、卻不提倡聞思」這說明對修行還沒有足夠的認識。我們的心是被貪嗔癡所主宰,自意的想法、修行,都是有很大偏差的。沒有經由聽聞而獲得一定的定解,修行是完全沒有基礎的。

三、學習方式的調整。

成立新中心,對我個人以及大家來說,都是個很好的機會。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四年要調任一次,有這樣的制度。我估量著,四年無法上太多課,但是努力的話,還是可以留下很多大論典的解釋錄音。因此,一直以來,都是朝著錄下大論典的解釋為努力的方向,沒有辦法考慮太多人不能學進去的問題。成立新中心,就讓我思考:該怎麼教才能讓人學得更好?對舊生該如何進行、對新生該如何進行,我們在這方面有了一些討論,未來中心的上課方式可以有一點改變,我可以用更細膩的方式來處理同學的疑惑,新生也比較容易進入狀況。或許對於新生,可以用座談的方式進行。多一點問答,可以解決單方面講法的不足。有可能的話,再帶進一些辯經模式。

以前的上課方式,多數人是不開口的。是單向的傳講,大家的腦筋沒跟著我跑;有問答,大家的思考才會跟我同步,也才學得會。當然,學會是一回事,記得又是另一回事。當下雖然了解了,但是如果回去不複習,不聞不問的結果,了解的內容也會很快就忘記。對此,我就沒辦法了,這是個人的事。

四、中心住持講聞即是使佛法長住。

尊者數數提過,他傳灌頂的很大的目的是要吸引佛弟子來聽法,原因是絕大多數的佛弟子對聽法興趣缺缺。這是很可惜的,事實上,很多經論所提到的修行的利益,是必須透過對經教的了解而來。所謂持教,也是必須透過聞思修而談的。所以我們今天成立了這個中心,能延續那爛陀大學傳承的講學風氣,是很值得隨喜與讚嘆的。

一提到佛法中心以及寺院的發展,都很自然地會鎖定在有更大規模的場所、有更多人聚集。我們以前沒有這樣的發展,以後也大概不會有,能學經教的人是非常稀有難得的。就像前面說的,我們應該注重的是在學習上的發展,老師的發展、個人的發展、中心的發展,都應該看在聞思修上有多少進展。回頭看過去十多年,我們上了很多課,上過的每本論著都不是容易學的,都是有份量的,我們師生花了很大心力在大論典的學習上。回顧時,有很多可以隨喜的內容。未來,再過十年、二十年,若能像現在一樣,列出一長串我們曾經努力過的書單,那才是我們的發展,那才是真正的成就,這樣就可以心滿意足了。

中心不斷講聞佛法,是非常重要的。守住了佛法的講聞。有了講聞佛法,就有了教法住世的意義。如果不是這樣,沒有人教佛法、沒有人聽佛法,只是有很多書放在那邊,年節時在佛前點一柱香,這樣很難說是佛法住世。

寺院應該是聞思的中心,是佛法的源頭,像那爛陀寺一樣,是大家求法的地方。寺院若變成一堆建築物、變成觀光場所,如果用了不了義來表達,這些都走向不了義。反倒是,任何一處,如果有人聞思教法,而且能深廣地聞思,無論是以怎樣的方式存在,那就是實際上佛法的源頭。所以,只要我們的中心能好好地進行講聞教法,就做到教法住世的意義。或許未來有機會形成真正的僧團,但是當下,如果大家能全心全意地在教法上努力,也就做到僧團存在的意義,做到真正佛法住世。

五、結語。

總之,今天是我們的又一個新的開始。在開始的時候,我們要好好的發心,好好的發願。盡可能用我們過去所學的,希望在新的階段,身語意都能夠完全如法、都能夠隨學菩薩的修行、都能對自己及對一切眾生有究竟的利益。希望我們自己即使是呼吸都能轉成修行,每一次呼出去的氣都讓一切有情眾生累積資糧,任何吸進來的氣都能消除眾生的業障。希望大家好好調整動機,有個具有真正意義的開始。

謝謝大家,願吉祥如意。


 
 






2022年7月23日 星期六

見悲青增格西說法,新課通知:攝類學《理路幻鑰》

十七年來,第三次重開五部大論基礎班。次第跟學,步步增上!
 

2022/8/4起每週四 9:45~11:45
適合程度:初級
(1)
學習攝類學可鍛鍊理路,認識佛法名相,為學習大教典基礎。
(2)
課程分二階段:上半堂,格西上課,有FB直播,保留錄音。下半堂,格西帶領討論,不保留錄音。

攝類學用書
理路幻鑰(中文)(卷一至卷三)20220804攝類學用書.pdf
理路幻鑰(藏文)20220804攝類學用書.pdf



敬邀 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中心開光活動

2022/8/1 (初轉法輪日)

08:30 開放進場

09:30 剪綵

09:45 開光法會(同步連線印度寺院)

10:30 見悲青增格西及來賓致詞

12:00 餐會

13:30 上師薈供

台北市信義區基隆路二段1258樓之3
FB[
見悲青增格西說法]同步直播 https://www.facebook.com/jcteaching2022

------------------------

【贊助佛學會】

台幣帳戶
【合作金庫(006)三興分行】帳號:1405-717-331706
戶名: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

【兆豐銀行(017)信義分行】帳號: 048-09-024410
戶名: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

若您匯款護持,請來信告知或填寫連結表單,以便本會核帳並開立捐款收據

https://forms.gle/iEjJtMANqRFnvv7U6


外幣帳戶
戶名: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
銀行: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信義分行
SWIFT/BIC CODE
ICBCTWTP048
外幣帳號:048-53-06204-3
Beneficiary Name
Taiwan Mahayana Choekyi Gyaltsen Buddhist Center
Beneficiary Bank
Mega 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Bank, Hsin Yi Branch
SWIFT/BIC CODE
ICBCTWTP048
Beneficiary Account No
048-53-06204-3

若您匯款護持,請來信告知或填寫連結表單,以便本會核帳並開立捐款收據

https://forms.gle/iEjJtMANqRFnvv7U6

 

2022年7月15日 星期五

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成立大會,籌備會主任委員致詞 (釋小蕙)

 各位同學大家好,很謝謝大家在疫情如此嚴峻之下仍然能抽空前來參加。

首先,簡單地報告一下本中心成立的緣起。202110月得知格西拉將外派南非後,經幾位同學商量,為想把格西拉留在台灣,同時我們也能夠在格西拉座下繼續學習佛法,所以想成立一個新的中心。很快地在去年109日時候成立了籌備小組,由郁文帶領著同學努力於下列各項工作:一、1.向內政部提出申請成立新的中心。二、尋找適當的場地做道場。三、準備將來新中心會用到的各種法本。

未來新的中心成立後的運作,仍將以說法為主,教授五部大論的相關課程。這也是老師在基金會堅持了十七年的事情,未來還會持續下,很多中心也都想這樣做,但是能夠做成功的並不多。話說大樹底下好乘涼,在基金會的時候,凡事都有基金會的幫忙支持。就像我們在幼稚園、小學、中學都有父母的幫忙支援,但現在我們已長大成人,如想繼續上大學,學費、生活費各方面都要自己想辦法,成立中心會有一些基本的開支,譬如道場運作、法寶流通、資訊器材購買等,方方面面都需要開支,所以希望大家能夠發心護持。

倫珠梭巴格西是已故著名的色拉寺格西,是到美國弘法的第一代格西。他的自傳如夢覺醒》仔細描述了傳統西藏僧人在寺院學習的種種情況。當中提到,他在寺院學習時,他的舅舅是他的資助者。他的舅舅也是位出家人,但不是學問僧,只是一位朵朵。所謂的朵朵僧人,是完成了經文的基本背誦考試,就沒有繼續學習,而從事寺院的各種工作,就像台灣的教育體系中,有一些人在高中畢業後沒繼續升學,就出社會做事。當倫珠梭巴格西考慮著要不要進色拉寺學習時,他的舅舅唸了密勒日巴道歌十萬頌的一段話:「在山上修行的行者,和在山下護持的施主,有能同時成佛的緣起。」雖然他本人無法再深入研究與修行,但是透過資助學習,他們二人都累積了功德。也就是,出錢護持者有其資糧,讀書者也有他的資糧,二人都可以累積功德。

以前我們有大樹可依靠,現在希望大家都可以成為大樹,讓小樹來依靠。如果我們真的能夠做到,現下雖然我們還不是別人的皈依處,沒有能力直接弘法,但是透過幫助中心,也算是間接弘法,而自己盡量來聽法、學習佛法,也是護持佛法,弘揚佛法。

2022年7月14日 星期四

「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成立!

 緣見悲青增格西自達賴喇嘛基金會卸任,跟隨格西上課的學員們為了不使聞法中斷,及使五部大論課程量論、現觀、中觀、俱舍、戒論能持續在台灣講說及生根,籌畫成立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

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將秉持達賴喇嘛尊者、見悲青增格西的指示,專注在教法的學習上,有系統地提供五部大論的講聞環境。在這過程中,除了學員因自身串習大論典植下善根外,亦希望能藉此帶動台灣學習大論典的風氣。

近期課程規劃方面,一者是延續見悲青增格西在達賴喇嘛基金會未竟的講說:「中論釋正理海」課、「釋量論成量品」課。另外,為引導新學員有系統學習大論典,將另開新課,相關的資訊及進行方式,會在確認後公告。

【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
地址:110台北市信義區基隆路二段1258樓之3
電子郵箱:jcteaching2022@gmail.com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jcteaching2022
部落格:http://chienching.blogspot.com/
錄音檔:http://buddha.flyday.com.tw/

 

【贊助佛學會】:
台幣帳戶
【合作金庫(006)三興分行】帳號:1405-717-331706
戶名: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

【兆豐銀行(017)信義分行】帳號: 048-09-024410
戶名: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

若您匯款護持,請來信告知或填寫連結表單,以便本會核帳並開立捐款收據


外幣帳戶
戶名:台灣大乘法幢佛學會
銀行:兆豐國際商業銀行信義分行
SWIFT/BIC CODE
ICBCTWTP048
外幣帳號:048-53-06204-3
Beneficiary Name
Taiwan Mahayana Choekyi Gyaltsen Buddhist Center
Beneficiary Bank
Mega 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Bank, Hsin Yi Branch
SWIFT/BIC CODE
ICBCTWTP048
Beneficiary Account No
048-53-06204-3



2022年7月2日 星期六

在達賴喇嘛基金會學法回顧 __塗百瑜

 (2022/5/28見悲青增格西於達賴喇嘛基金會佛學班主持最後一場上師薈供後會談)

幾位發言的都是黃埔一期的同學,而我是中期的學生,當然以現在來看也算是老同學了。這幾位同學都非常耀眼,前世的種子種得很好遇到好老師馬上開花結果,而我是另一種型態,我是比較慢的,也許班上像我這樣的人也有不少也說不定。

我以前幾乎沒有任何佛教或佛學的背景,從小家裡也沒有信仰,專長又是科學方面,身上完全沒有學佛的DNA。來基金會前在福智有一搭沒一搭的上過一段時間,後來有一次跟著同學參加格西拉帶的團到達蘭沙拉,回來後就開始來上課。本來沒有打算多認真,工作也忙,所以只上一堂課,大概半年後老師開入中論第六品的課,說實話以我當時的水平根本不知道那是甚麼,但是張師兄跟我說你要來上,你還要補聽宗義和地道的課,想起在達蘭沙拉Q&A的時候,有人問法王應該要怎麼學習,法王說要學……開了一堆書單,其中就有入中論。所以我就壓縮上班之餘的時間,再加一門課。之後又加課,幾年後乾脆退休重新當職業學生。想想唸大學的時候也沒這麼認真。

老師常說,你可以學不會,但不可以不學。這句話讓我的心很安定,就算常常聽不懂也不會慌亂著急。雖然我在世俗是個很能念書的人,但是印象中我大概頭兩三年的時間上課時根本聽不懂,除了自己的基礎薄弱,也可能跟我們傳統的學習方式不同有關係,以前習慣被正確答案餵養,以及條列分明ABC123這樣的上課方式,但是聽格西拉的課,就常常被繞到頭暈,最後也沒有聽到答案或是自己聽不出答案。後來慢慢習慣,知道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思考的過程。待上幾年的同學一定都知道我在說甚麼,大家也一定在這個痛苦的學習過程中感到自己有進步。如果有比較新的同學還在頭暈的階段,請不要擔心,有點耐心待下來,你的收穫絕對超過你的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