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課程調整通知 原訂十月15日 開始之心類學複習課程,順延至十一月十九日開始,歡迎大家一起來探討。造成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11月13日(星期二)~11月17日 (星期六) 日本請法 停課。 11/27(星期二) 上午 08:00 上師薈供,歡迎同修一起來共修。javascript:void(0)

2012年5月14日 星期一

(應成八難)要用自相空的空正見斷煩惱障


要用自相空的空正見斷煩惱障
應成派八大難題之一「三乘都必須要懂自相空」,延伸出「要用自相空的空正見斷煩惱障」。實有執方面(或說法我執),自續派以下將之歸類為所知障,所以要斷煩惱根本不必去觸碰它。但是在應成派來說,法我執是煩惱障。為什麼一定要懂法無我?因為要斷法我執,不斷法我執就解脫不了。這樣說來,法我執就變成煩惱障。(因為障礙解脫的就是煩惱障,障礙成佛的就是所知障。)
《寶鬘論》說:「若時有蘊執,彼即有我執,有我執造業,從業復受生。」其中,「蘊執」即法我執,「我執」即人我執,意即有法我執者,一定有人我執。人我執是輪迴根本,只要有人我執就一定會造業,造了業就會受生。這是很關鍵的一句話,可是自續派以下不認同「只要有法執,就會有人我執」的說法。雖然龍樹菩薩其實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但是自續派以下,都沒有人正確解讀它。在自續派以下的觀念裡面,在煩惱障與所知障中,所知障是根本,煩惱障是它產生的。如人的身體有某種東西在就會發病,如果將它切除一部分,雖然還剩下一點,但是就不會發病了。一方面說法我執產生人我執,但是去除人我執,留下法我執時,法我執就不會生出人我執,所以去除人我執的阿羅漢,因為只剩下法我執,不會再生人我執,所以阿羅漢不需要修法無我的空性。這就是自續派以下所持的態度。
    在自續派來說,法無我說的是諦實空,人無我說的是獨立自主我空,這二個內容差距很大。所以說只要有實有執的我執就一定會有獨立自主我執,二者關連性並不大。月稱菩薩說人我執、法我執執的都是自相有,只是執人為自相有,與執法為自相有的差別。如一個人認為一個蘋果加一個蘋果是二個蘋果,他一定會了解一張桌子加一張桌子是二張桌子,因為二者的關連性很強。所以解釋「若時有蘊執,彼即有我執」就很順暢。自續派等就要繞一大圈子來解釋—蘊執是在指所知障,所知障是煩惱障的根本,所以有蘊執就會有我執這說明他們的解釋不是很妥貼。大乘一直說解脫很好辦,成佛與解脫的差距很大。他們內心認為法無我是細微到不可思議的境界,覺得只是解脫而已,何必懂得那麼微細,所以就一直朝向這方面解釋。
大乘都會講煩惱障與所知障,自續派、唯識宗認為獨立自主我執是最終、最根本的煩惱障,由獨立自主我執產生貪、瞋,由貪瞋再造業,就有輪迴產生。獨立自主我執、貪、瞋等六根本煩惱與隨煩惱是煩惱,它們會留下種子獨立自主我執的種子、貪的種子、瞋的種子等,這些種子是煩惱障。煩惱與煩惱障不同,煩惱障中有煩惱與種子(習氣)二者,如貪的習氣屬於不相應行法,不是心法,心法的部分稱為煩惱。所知障的部分,自續派認為實有執是所知障,它的種子也是所知障。因此,以自續派來說,貪是煩惱,貪與貪的種子是煩惱障,貪的習氣(種子的種子)是所知障,實有執是所知障,實有執的種子、習氣都是所知障。對應成派而言,實有執是煩惱障、實有執的種子也是煩惱障,實有執的習氣則是所知障。即實有執及它的種子,應成派都放到煩惱障中。對應成派來說,所知障只有習氣,沒有屬於心法的,只要是屬於心法的都是煩惱障。所知障有二現,即實有現、世俗現、境與俱境別別現及產生此三者之習氣或功能,有四個所知障內容。[1]這些內容也是順著前面的觀點只要有實有執就一定會有人我執說出的。這樣一來,阿羅漢沒有實有執,因為阿羅漢沒有人我執。既然阿羅漢一定要斷實有執,而阿羅漢必須要斷的障礙就是煩惱障,如此,實有執就是煩惱障,若實有執是所知障的話,阿羅漢就不必去斷除它。


[1] 所知障有二種,一是隱密的所知障,如將麥種灑到田中,可以長出麥,麥種都灑完之後,原先裝盛麥種的袋子還是存有種子的味道,類似於此的情況就是隱密的所知障。另一種是現行所知障實有現(自相有現),如眼耳鼻舌身意上現起的實有、自相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