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5月1日(星期二)為國定假日,停課。 每周六《覺燈日光》暨達賴喇嘛開示研討班,研討時間調整為16:15-18:00,歡迎一起來研討。 5/29(星期二) 為五月份上師薈供日, 時間 08:00~09:30,歡迎大眾參與共修。javascript:void(0)

2011年1月15日 星期六

大車軌Ⅱ

可以這樣說,教導的方式分整體性的引導與個別性的引導,前者是如那爛陀寺學習的方式[1],將五部大論、經藏都學全,學了以後,內心產生改變,從而產生證悟;後者是如馬爾巴尊者教導密勒日巴尊者一樣,是依個人根器作引導。個別性的引導在有如馬爾巴尊者、宗喀巴大師般具格上師引導下,針對被引導者的根器講說,對被引導者來說,因為是量身訂作的法門,所以十分適合,但是對其他人來說就有可能成為誤導。在沒有如馬爾巴尊者、宗喀巴大師聖者的情況下,依整體性的引導--即那爛陀寺學習的方式就沒有被誤導的問題,因為整體性引導方式是可以釐清各種錯誤與倒執的概念,釐清後就容易了解真實的情況,而且是對佛法從整體到細節都用相同的方式引導,就不易出現誤解的情況。

因此,在西藏會很強調龍樹菩薩與無著菩薩開創的宗派與那爛陀寺的宗派。這個情況與台灣並不相同,在台灣會很強調我們的導師是世尊,所以要學世尊的教法才是真實的,不然如何能確定龍樹菩薩等所說的是真實無誤?所以不同於西藏的學習者喜歡看論,在台灣的人喜歡看經。不僅如此,現代的人會將經典區分為初期的經典、中期的經典、後期的經典,如說《阿含經》是原始的經典,《般若經》是佛涅槃後才出現的,這樣的說法有暗指《般若經》不是佛親口說的,傾向原始的經典才是真的感覺。如果我們真的能夠了解原始佛經,就沒什麼問題,以《阿含經》為例,對有部、經部來說,《阿含經》是有部、經部的經典,但對應成派來說,《阿含經》也會談應成派的空性,所以也是應成派的經典,類似佛以一音說法,眾生各得其解的情況。
現代的問題是,各自解讀的情況太多了,只相信佛說的,佛以外的解釋都不相信,歸納起來,要不要相信都是憑自己的判斷,但是自己又沒有判斷的智慧,就想依憑自力,去依賴字典等,這樣去解讀佛經十分危險。我們距離佛陀時代有二千五百年,與當時的時空環境、教育等相較,彼此背景相差太大,以這樣的情況去解讀原本就不熟悉的內容,要做出正確解讀極為困難。也就是因為佛經會讓人產生不同的解讀,所以後來的那爛陀寺及西藏的智者提倡的是:佛教只有三乘、四宗[2],指的就是不能各自解讀之意,而要去看那爛陀寺智者所說的內容,這些內容會將誤導、錯解的地方一一釐清。
[1]整體性的引導是由那爛陀寺的智者所開創的,但是溯其本源,是來自龍樹菩薩與無著菩薩。
[2]四乘及五宗,並非佛所說。